花想容

军训完了,丧心病狂的我已经把魔爪伸向了教官

先记个脑洞,文的话……总会有的……吧

    杨zc和李s是从一个部队出来的,关系很是要好,好到分不清对对方的情感到底是什么,从一个人的暗恋发展到两个人的暗恋,两个人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走下去……一直都默默地关注着对方,想每时每刻都盯着他,想他的眼里全都是自已,想引起他的注意……他们享受着每一次擦肩,每一次对视,每一次嬉笑,却也精准的把握着互相的距离,始终以朋友的名义陪在对方身边

    战场上的他们依然充满默契,有什么是比把后背交给最喜欢的人更美好的事?对于他们来说,没有了

    他们以为这一辈子,两人无牵无挂,无妻无女,就这样可以跌跌撞撞,稀里糊涂的陪着互相走下去。

    直到,李s的战死。

 
    他们是军人,既然选择了这条道路,就早该做好这样的心理准备,杨zc知道这个道理,他并没有太多的表现出他的悲伤,他只是每晚睡不着觉而已,只是满脑子都是李s朝他笑着的画面而已,他笑起来那么好看,本就下垂的眼角一笑就成了弯月形,嘴一咧,露出两个酒窝来,那么好看……那么好看………

    李s死后第三天,杨zc终于是不情愿的闭上了眼睛了,他也不知道他到底是睡过去的还是昏过去的。他做了个很长很长的梦,他梦见了他们年轻的时候,那时他们还在部队上,他还是他的班长……

    他只听见他的班长——李s 叫他,“杨zc同志,稍息,立正!”他照做了,其实他是想冲过去抱着他的。“我将讲一件严肃的事,请你务必认真听” “是!!” 他嘴唇有些颤抖  “我喜欢你,杨zc同志,对不起,再见……” “是!!班长!!”  他觉得自己哭了,他吼得那样用力,这七天来他过得有多痛苦多疲惫他是知道的,可他还是用尽了力气向他敬了最后一个礼

    他杨zc发誓,自从穿上这身迷彩服后,他就再也没有像今天这样流过泪了,可他真的控制不住自己,明明可以互不干涉生活的啊,凭什么人都死了还要让我这么痛苦啊,他是很委屈,却也有些开心?有些欣慰?他不知道心里现在的这种感觉该怎么描述的好

   “李s,你可真不要脸,死了都不放过我”他长呼了一口气,放松了表情,“我也喜欢你啊……” 他轻轻笑着,把在心底压了半辈子的话吐了出来,向着他的墓碑





对不起我的教官,是手它先自己动的!!!

我们一起学xx叫

我终于还是抑制不住自己沙雕的手 emmmmmm…… 发现自己对MHA的印象忽然变傻x(不是一直都很傻x吗)←不是
好了,开始我的表演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们一起学爆豪叫,一起 西内西内西内西内西内

我们一起学焦冻叫,一起 抱歉对不起哦哦嗯嗯喔

我们一起学绿谷叫,一起 欧鲁迈特呜呜呜哇哇哇smash

我们一起学上鸣叫,一起 嘿嘿嘿嘿嘿嘿嘿

我们一起学安德瓦叫,一起 噢噢噢噢噢焦冻
“”
我们一起学欧叔叫,一起 要问为什么因为我来啦


对不起【土下座】,沙雕是我的错

哈哈哈哈哈哈哈嗝
性感沙雕,在线改图
严重ooc
轰总你别打我,哈哈哈哈哈哈哈嗝

我,阿撸同志,今天就要吹爆我儿子
ps:对自己儿子有心动的感觉算不算乱x